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Time:2021年09月21日 Read: 评论:0 作者:admin


  ?????? 这天我在住所呆着,旁边的沁冰陪着我,我正抚摸她的小手。

  突然侍女来报:「凝华宫宫主霞玉仙子驾到。」也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来了。

  大门口进来了一个面容欺霜赛雪,姿容绝世的女人,她身上穿着华贵的宽大袖袍,梳着宫髻,头上戴着只有宫主才有资格的发饰,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从她身上发出来。母亲霞玉仙子生我养我,从小对我疼爱有嘉。

  但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只要母亲在的地方,所有的装饰全部黯淡无光,所有的女人只要站在她的身边,也都会黯然失色,当她站在你眼前,你仿佛眼中只有她,她在的地方,都是以她为中心,跟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变化。

  这种感觉到了现在还是这样,我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被她吸引,看着她步履矫健,指点江山,每一个动作都风华绝代。母亲步若流星来到我的身前,柔声说:

  「剑儿,听说你一直足不出户,呆在家中,连剑也不去学,莫非是病了?」我笑着说:「娘,我好的很,只是最近闲赋在家,你别担心,过阵子我会出去活动的。」霞玉仙子满意点了点头:「你没事就好。」说完她看着旁边的沁冰,若有所思,说:「原来沁冰你来了这里。剑儿闭门不出想必和你有关吧。你和剑儿这段时间想必逍遥快活得很。」沁冰有些惶恐,又有些羞涩,她对霞玉仙子参拜道:「宫主。」母亲语声一转,又说:「不过剑儿喜欢你,你和他的事我不管,但你身上还有侍卫长的职责,不要太顾着你们的享乐,宫中防卫也不能松懈。」母亲的口气很严厉,但是我听出她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对于沁冰,她很宽容,算是默许这件事。

  对于我把凝华宫的人变成我的女人,母亲并不在意吧。

  听完母亲的话后,沁冰放下心来,恢复了侍卫长的果敢、英气的一面,她恭敬应承:「尊宫主令!」看过我之后,母亲很快离去了,对于我,我的生活有侍女们照应,母亲并不会理会这些,她只会按时来查看我是否健全就行了。

  母亲似乎很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心中有些怅然。每次都是这样,娘来了我仿佛胸中充满了什么,精神大振,当娘走了之后我心中又失落了什么,母亲的魅力实在太大了。

  娘走后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去师父那里练剑了,好多天没去了,我的手法不会生疏了吧。最终我决定暂时离开沁冰,去练剑了。

  来到师父的庭院,这里景色依旧。师父霓洁仙子看到我时似乎有些嗔怪,她瞟了我一眼:「你这些天哪去了?怎么不来练剑?你心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师父了?」我不敢多说,接着乖乖练剑。老实按照以前的剑路一招一式舞出。

  见到我认真练剑,师父的气恼似乎消散了,她又开始认真教我,然后她取来长剑,要我和她过招。

  师父教我叫一套「流云剑法」,这套剑法一共分三十六招、七十二式,是师父的成名绝技,这套剑法练到高深处真的能像流云一般,风卷云舒,煞是好看!

  对敌之时常令对手丢盔弃甲,闻风丧胆。

  而且师父告诉我最厉害的一招「拨云见日」没有五年以上的苦练,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而我练这套剑法已经三年了。

  师父不停地向我出招,「乌云盖顶」,「愁云惨雾」,「霞光万道」是流云剑法里的招式,她一一向我使出。我见招拆招,不时一招「风起云涌」回敬。师父没有用全力,只拿出和我相当的功力和我对攻,两人的长剑相击发出「铛铛」的声音。

  几百招过后师父突然一招「云蒸霞蔚」,我连忙以「穿云追月」拆招,师父接着是一招「拨云见日」,「铛」地一声两剑相交,我把持不住,长剑脱手飞了出去,我不禁一呆,今天就这么打完了……师父怎么这么快使出那招?

  我的剑被打落师父似乎也怔了一下,她说:「小剑,大半月过去了,你的剑法居然没有任何长进,还在原地踏步,看样子你根本就没用功。」师父对我不满了,我连忙认错:「对不起师父,是我最近懈怠了,我知道错了,来日我一定更加发奋。」师父霓洁仙子似乎叹了口气,转过身去轻声嘀咕:「他在这个时候,境界可比你高好些了……」虽然师父说的很小声,我还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大感好奇,连忙追问师父「他」是谁。

  师父起初不肯说,后来被我缠得没办法,才告诉我实情:「师父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江湖上闯荡,遇见了一个年轻男子,一见倾心,但他不会武功,师父便将自身功夫全教给他了,他天赋极好,同样在你这个年龄,成就要比你高了。」说完师父又有些不满地看着我。

  原来是师父年轻时的意中人啊。啊!等等,师父年轻?哎呀,我都快忘了,我的师父已经快四十岁了,可是……可是站在我面前这位女子,她脸蛋上还带着少女的纯真,一双小嘴还会微微撅起,哪里像那么大岁数的人了。

  算了,不管了。

  照这么说的话,师父以前出过凝华宫,认识了让她心动的人,然后教了他武功,还学得比我好。我忍不住在心中咒骂:我师父貌若天仙,温柔可人,不知道哪个家伙会被看上。不过现在师父在凝华宫,而且依然独身,我想跟他应该没有可能了吧。现在她教我剑法,对我的要求,可能是在找寻那人的影子,也可能是怀念。

  看着「姐姐师父」,我连忙安慰她:「师父放心,小剑一定努力,我的成就一定会赶上来,并超过他的。」师父才作罢。

  结束练剑我离别了师父,开始回我的住所。

  走到半路时,突然「咻」得一声一柄利剑朝我射来。远处似乎还传来一声低微的惊呼。

  我大怒:这是谁乱扔暗器啊!想谋害本少主不成,不知道本少主身怀武功不惧这些的吗?就算砸不到本少主,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多年习武的我不是吃素的,当下头也不回「铛」地用剑柄挡开了那支飞来的长剑。剑上的力道并不强,以我的判断或许这是一起无心之失。

  路旁发出一声惊呼,接着一个红衣少女跑了出来,忙不迭对我说:「对不起少主,我一时手误将武器脱手飞出,差点伤到少主,实在抱歉。」这少女最多十六、七岁,一身红衣,腰间束着一条金带,脚踩黑色蛮靴。她上身穿着紧身衣,却又偏偏在外面加了件轻衫,长长的下摆甩在腰间。她头上梳着两只小辫子歪向两旁,显得青春活泼,她明亮清澈的大眸子,此时有一丝惊惶。

  这个少女衣装既不是宫中其他人一样的长袍宫装,又不是侍卫所穿的紧身装束,倒像是两者兼备。

  既然是个意外,我就不放在心上了,再说她也道歉了,我笑笑说:「没事,下次注意。」红衣少女点点头,说:「少主,我惊吓到了你,不如这样吧,我在那边的亭子备了一些酒菜,请少主过去,算我给少主赔罪吧。」喝酒?赔罪?这貌美的小姑娘。我心中一动,去不去?随即我打消了前去的念头,沁冰还在住所等着呢,趁着天色还早,我得赶回去和她温存温存。

  我拒绝了她:「不必了,本少主还有事。以后再说吧。」红衣少女也没有强求,点头说:「好吧。」我转身继续前行,将红衣少女扔在了身后。

  走在路上,我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忽,然我知道这红衣少女是谁了。她叫颖清,是凝华宫大长老的亲生女儿。

  在凝华宫中,长老的地位非常之高,宫主往下就是长老了。尤其是大长老,她甚至是上一代凝华宫宫主在位时的长老,她的辈分说起来甚至比我母亲霞玉仙子还要高。

  至于她女儿……凝华宫是以职务论地位的,就像大长老要对宫主行礼,红衣少女只是大长老的女儿,大长老的女儿不是大长老,见到本少主当然也要以属下自居。

  我没有想太多,很快回到了居所。

  第二日侍女通报我颖清亲自找我来了,让我有些意外。

  我见到了少女颖清,她还是昨天一模一样的装束。我问她什么来意。

  颖清很诚恳地对我说:「昨天冲撞了少主,颖清十分过意不去,当时提出要向少主赔罪,少主有事推脱了。但少主不喝颖清的赔罪酒,我实在无法心安,所以再次邀请少主,颖清今晚会在斑竹阁设下酒宴,恭候少主。」看来这个丫头还挺执拗,我不答应是不行了,好吧!就走一遭吧。我点头答应她:「今晚我会去的。」颖清涌起一阵喜色:「那少主我们斑竹阁见。」说完轻快的走了。

  接下来我有些期待。在宫中长大,有人私下邀约还是第一次,未免有些激动莫名。

  白天在期盼中过去,夜晚我如约而至。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斑竹阁确实摆了一桌酒菜,上面有肉脯,有美酒,甚至旁边还有两个娇俏的侍女,可是邀约我的颖清居然还没到。

  客人到了,主人还没来,太失礼了吧。我心里嘀咕着。我问了旁边的侍女,她们说颖清马上就到,让我等一会。

  等就等吧,难得有人邀约。我在斑竹阁枯坐着等待。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颖清还是没来,一直到月影西斜,这丫头还是不见踪影。

  我恼怒了,平生第一次邀约就是如此光景,颖清这丫头嘴上说得天花乱坠,莫非是在耍本少主不成。

  颖清依然未到,我拂袖离开了斑竹阁。我心中暗暗的决定,明天找颖清丫头理论。

  次日一大早,颖清匆匆而来,她满面惊惶,不停地对我致歉:「抱歉少主,颖清昨晚突然有事,让少主白等了,颖清有错,请少主责罚。」她言辞恳切,真情流露,不像是说谎。

  莫非她真的有事耽搁了?不过哪有这么容易原谅你。我冷冷瞧她一眼,鼻孔发出「哼」得一声。
下一篇: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排行榜
四种主题风格
广告位 Ad1
关于我们
197成人小说网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9-2023 Comsenz Inc.Powered by© www.197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