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春满香夏-第四集 第一章 春光外泄

Time:2021年09月21日 Read: 评论:0 作者:admin


  因为石头和杨欣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所以得买一些结婚用的东西,而杨柳则刚好得去镇里买一批新的黑板、粉笔之类的教具,所以就一起出了门。早上石头和杨欣已经恩爱的挑好了一些东西和各类生活用品,临近中午时三人就跑去吃点东西,决定吃完饭后,恩爱的两人去领证,杨柳这个陪逛的就自己去采购。

  虽说是新婚燕尔,不过由于石头家没落的缘故,家境并不宽裕,至于杨欣家就更不用说了,不仅老父亲现在是个药罐子没法子赚钱,就连以前杨柳读书欠下的钱都还没还清,可想而知这次的婚礼是如何的窘迫!所以即使是邀请大姨子吃饭,石头也没办法请一顿比较像样的。

  三人在一楼等了一会,饥肠辘辘的却也只能干瞪眼,好不容易河边这有了座位,刚坐下来就被眼尖的张俊给看到了。杨柳今天一身普通的牛仔裤和短袖衬衫,朴实之中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协调美,头发随意的扎了一条马尾,看起来既文静又温婉可人,娇俏的小脸素面朝天却是十分漂亮迷人,一出现也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眼光。虽说看起来很是朴素,但浓郁的书卷味和淡淡的知性美却也让人眼前一亮!

  “吃吃这个,味道不错!”

  张俊脑子一片混乱,一边给柳清月夹菜一边头疼着!又有谁能想到在这吃个饭还能碰到熟人?其他人还好说,但自己刚和杨柳关系亲密起来,要是贸然碰到的话还真有点解释不清了。

  “怎么了?”

  柳清月虽然娇媚可人,但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面对着张俊的温柔体贴心里自然发喜,但她也看出了张俊言语之间的不自然。

  “呵呵,没什么啦!”

  张俊当然想尽办法的敷衍着,心想一般在一楼吃饭的人都比较赶时间,自己稍微拖一下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这要被杨柳看见自己和柳清月在一起的话,那多少张嘴都解释不清了。

  柳清月疑惑不已,但也沉醉在小河流水的美妙之中,她不经意的抬头往楼下看,却是突然眼前一亮,欢快的大喊起来:“杨姐、杨姐!”

  张俊忍不住一口汤喷了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柳清月甜腻的声音自然十分吸引人,尤其是那欢快的气氛更是惹人注意。杨柳和杨欣都本能的抬起头来,杨欣一看是个自己不认识的漂亮女人就又低下头去,杨柳却是一副惊喜的模样,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挥着手喊:“月月,你怎么在这啊?”

  张俊真想当场喷血,本来看见杨柳就避而不及了,没想到她们居然认识,而且听这口吻还是特别熟悉,柳清月不是外地人吗?这两人怎么会认识?他奶奶的!一个基本已经确定了关系,另一个只要加把劲也能到手,这节骨眼上出这样的状况,搞不好她们发威闹起来自己就要死在这了。

  火星撞地球啊……不对,这更严重,怎么有点被捉奸的感觉!

  “杨姐,你先上来啊!”

  柳清月继续欢快的挥手喊着,脸上迷人的微笑让一群色狼都狠狠咽了下口水。柳清月站起来微微一侧身,她那魔鬼身材的曲线更是妩媚动人,即使是心乱如麻,张俊也是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嗯!”

  杨柳高兴的点点头,和杨欣说了几句后离开座位,满面欢喜的走了上楼,当然先惊讶的看见了一脸不自然的张俊和自己尴尬的打了个招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和自己的小学妹在一起,心里顿时就有些猜疑,也有点说不出的发酸。口“杨姐,想死我了!”

  他乡遇故知把柳清月高兴坏了,竟然没察觉到两人的异样,马上亲昵的拉着杨柳的手坐了下来,笑嘻嘻的说:“人家知道你是这的人,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碰见你。你毕业以后咱们两人有一、两年没见了吧?也不知道给人家来个电话,你太没良心了吧!”

  “是啊……”

  杨柳先柔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转而一脸疑惑的看着张俊问:“不过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语气里酸酸的,似乎不太对劲!

  张俊脑子一急,面对她疑惑的神情还真没办法解释,难道说昨晚老子和她真睡出感情来?且如果真有那份情,那别说她了,就是杨欣都会让自己爽一爽。脑子里那个烦乱呀,刚想编点理由的时候,细看旁边的柳清月却一副可怜和哀求的模样看着自己,娇俏的小脸尽是忐忑和惊慌,暗暗用手指比了一个三字。

  张俊这才恍然大悟她是不希望别人知道三和的这段事,毕竟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就算没破身也是丢脸的事。想到这心里顿时就有底了,张俊自然的笑了笑,装出一副比杨柳还吃惊的样子,诧异的说:“原来你们认识啊?”

  “是啊!”

  杨柳还是怀疑的看着张俊,但也是一副回忆的模样说:“月月是我学校的小学妹,我们不同系,她是学会计的,小我个两年级。但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也算是我在大学时唯一的朋友吧。”

  “行了姐姐,你别把人家说得那么孤僻嘛!”

  柳清月撒娇的拉着杨柳的手,一脸娇嗔的说道,眼光却是有些忐忑的看着张俊,明显是有一点的赞赏,但还是有点怕张俊领悟不了其中的意思。

  “我哪有呀!”

  柳清月和她撒了一下娇,红唇微抿,娇羞还迎。那模样别说是在座的男人了,就连杨柳都心神一颤,没想到这小学妹已经出落得如此动人!

  “对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杨柳呵呵的笑了一下,看似不经心的一句话里却满是疑问,尤其是看着两人单独吃饭,自己的小学妹又那么妩媚动人,话虽问得正经,但张俊也闻到了酸酸的味道!

  不过张俊心里有底了,脑袋转了几下后就笑哈哈的说:“早知道这样我还不至于浪费那么多的力气,现在我不是要做生意吗?我想找一些专业的人帮忙管帐,前几天透过招聘讯息和她联系上了,现在她人刚到,我正愁着没地方安排她住呢!”

  “原来是这样啊!”

  杨柳“哦”了一声算是相信了,毕竟知道柳清月也不是本地人,加上张俊一直都在镇里待着,两人不可能会有什么交集,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眼里的怀疑瞬间都变成了歉意和温柔。

  柳清月暗暗的竖起大拇指,给了张俊一个无比甜美的微笑,亲昵的拉着杨柳的手嗔怪说:“杨姐,你这一毕业也不和我联系,害得人家那么想你。要不是跑来这上班,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你,真没良心!”

  “呵呵,臭丫头。怎么还是一副长不大的模样!”

  杨柳脸上尽是温柔的微笑说道,亲热的拉着她的手话起了家常。

  张俊可不想夹在这中间难做人,无论和谁过于亲昵都有些不好,但一副陌生人的模样估计她们又会有意见,反正看情况她们应该都会隐瞒和自己的暧昧关系,应该没什么穿帮的可能,所以趁机走人是最好的选择,多留一会危险系数也会加大。

  “哦,石头这家伙也来了。”

  张俊看了看窗外故意说道,一副刚看见的样子。

  杨柳妩媚的白了一眼,娇嗔说:“还说是你最好的兄弟呢,人家结婚也没见你有多上心。早上我们去你家喊门的时候家里都没人,跑来镇里玩也不说一声。今天他可是骂了一天,小心一会他找你麻烦!”

  “不是吧杨姐。”

  张俊故意苦着脸,一副我很无奈的表情说:“这一会怎么不护着我了?我记得没错的话,石头那家伙虽然是你妹夫但还没登记,还不算是你家的亲戚,那有必要这样护犊吗?哎,到底还是亲戚呀!”

  “就护了,怎么着吧!”

  柳清月感觉好玩,在旁边起哄了一句。

  “行了你,话那么多!”

  杨柳俏脸微红,自然知道张俊指的是那一夜,心跳顿时扑通扑通的直跳,禁不住瞪了张俊一眼。

  “人心不古啊……”

  张俊幽怨的同时看了她们一眼,默默的从兜里拿出一千块钱放在桌子上后,摇头叹息说:“真是有同性没人性啊,见了姐妹就不要我了,可怜我的一番情深,可怜我的体贴温柔啊,还是找石头去要点安慰吧!虽说是你妹夫,多少还是我兄弟呀!”

  一语双关的话让她俩脸上同时羞红一阵,柳清月马上跳起来叉着腰说:“怎么啦,我和杨姐那么久不见,聊点天有什么不对吗?就是不喜欢你一个大男人在这碍手碍脚的,你有意见吗?”

  杨柳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也是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点头说:“就是,女人家说悄悄话,你待这多不方便啊?把饭钱留下,该去哪就去哪吧!”

  张俊脸上苦笑了一下,心里却是暗爽,搞定了!他装着语气消沉的说:“那好吧,我这就乖乖的滚蛋,不打扰二位在这谈情说爱了,哎,这年头呀。”

  虽然张俊这副模样看得两女都暗笑不已,但谁都没有开口挽留。张俊一拍脑袋,马上正色的朝杨柳嘱咐说:“杨姐,你学妹刚来这里,行李在路上都丢了,等等你带她去买点衣服和随身用品,还有手机什么的吧!咱们那已经开通了讯号,最好你也给自己买一支。对了,我现在还没帮她找到地方住,晚上就先让她住你那吧!”

  “知道了,真啰嗦。”

  杨柳虽然这么说,但却偷偷的给张俊一个温柔的微笑。

  柳清月也是在她背后偷偷的做了个飞吻的动作,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看样子是非常满意张俊的这套说辞,要不然自己一个刚从外地来的人,没行李也是说不过去,而且这时候两手空空的也没啥钱,有了杨柳的关照倒也是省事!

  看她俩又嗔又羞的模样之后又开始聊天,张俊乐得轻松的跑掉,刚一下楼就暗骂真是时运不佳,这俩女人居然会认识而且还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哪来这么巧的事。好在她们自己都心里有鬼,不然互相把事情一说,还有自己享福的余地吗?

  两个都被自己摸遍了全身,到时候不拼命才怪。上帝保佑啊!难道以后自己真得过上那种偷偷摸摸的生活了?都成偷情达人了,凄凉啊……

  石头和杨欣恩爱的共享着一碗面,你一口我一口的喂着,看那模样要是旁边没人的话大概就会亲到一块,气氛再好点那还不直接野战了,明目张胆的模样让张俊不由得心生妒忌,走上前去狠狠拍了拍石头的肩膀,骂道:“臭小子,你俩在这表演啊!非得恶心到别人吃不下饭吗?”

  石头顿时呛了一口,回头一看是张俊马上就破口大骂起来:“你个王八蛋!不知道打扰别人恩爱是很不道德的吗?什么时候都不见人现在才出现,他妈的会不会挑时候啊,在别人身后还没个声响,你是人是鬼啊,是鬼赶紧投胎去!”

  说完石头还咳了几下,圆目怒瞪着。杨柳已经做了半天的电灯泡,面对着大姨子他可是规矩的装起斯文人,好不容易才有了这偷偷摸摸的机会,张俊又突然跑出来碍事,心里充斥着不满!杨欣则立刻羞涩的帮他擦起嘴,尽显一个小妻子的温顺体贴。

  石头与杨欣恩爱的样子让张俊好生羡慕,他坐下来以后点了根烟,看了看旁边那简单的采购物,不由得问:“你们婚期订在哪天啊?”

  石头擦了擦嘴,说:“奶奶的,我算白和你认识了。都告诉你几次了,就后天!要不要老子用刀把日子刻在你身上?这样就不会忘了!”

  “靠,老子那么闲啊!别人结婚我记那么多干嘛!又不是老子取老婆!”

  张俊不客气的回骂道。不过心里也暗骂了自己几句,石头娶媳妇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了,自己确实也是欠骂!

  “你欠揍是吧!”

  石头撩起袖子,露出了比一般腿还粗的胳膊,青筋爆起,猛地一站起来,简直就是只脱了毛的猩猩,那一身的肌肉确实够吓人。

  “我看你是皮痒了!”

  张俊也露出了比他小一点但一样结实的胳膊挑衅道。

  张俊身材匀称也十分结实,论起打架和力气当然也一点都不逊色,大有干一架的冲动!

  两人立刻不服的动手动脚,顽皮打闹起来,根本就是两个小孩子在耍脾气的边打边骂,把旁边的杨欣看得一阵偷乐,咯咯的微笑十分惹眼;楼上的两个美人也是探出头来看了几眼,不由得吃吃笑着,她们欣赏着两人的闹剧,目光却又不由得落在张俊那匀称阳刚的肌肉上。

  见石头也差不多吃完了,张俊想了一下,径自上楼,和楼上还谈得不亦乐乎的两女说了一声后,开着车载着石头夫妻俩走了。还是先离开这是非之地比较好,毕竟小命要紧,真出个什么差错自己还是比较惨的。

  欧宝这种车在小镇里屈指可数,开在小道上就是风光,杨欣坐在后座上满脸拘谨,石头则是摸来摸去,啧啧的骂说:“看不出啊你小子,现在居然开起这样的车来。偷的还是抢的?贼货吧!”

  “偷你个死人头啊!”

  张俊一边开车一边笑骂着:“这不是我的,和一个朋友先借来开的。载你这畜生确实是浪费了,我还不如开个拉猪的车得了。”

  “看你就是没那命的人。”

  石头马上抓住机会来了一句,在这笑骂的问题上半点都不吃亏。

  “滚一边去!”

  张俊没好气的说着,一摸兜里只剩下几千块钱,以自己现在的身价,以自己和石头的感情,这点钱根本就拿不出手。灵机一动打开了王东来车子里的柜子,一看果然里头备着三万的现金,立刻不客气的全拿出来,一股脑的往后一丢,直接丢在了石头的怀里。

  “这是干嘛呀!”

  石头拿着钱愣了一下,有点傻眼,毕竟他家不富裕,做那打工又攒不了多少钱,眼看着这么多钱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礼金啊。”

  张俊一副无所谓的口吻说道。反正都削了王东来那么多了,也就不差这一点钱了。虽说按自己和石头的感情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不过这借花献佛的事干起来还是比较爽!

  杨欣一副吃惊的模样,刚想说话时却是看了石头一眼什么都没说,石头则是想了一下,一脸严肃的问:“这钱来路正吗?别又是和朋友借的,到时候债又得算我身上,这利息是多少?”

  “靠,拿不拿,别废话!”

  张俊马上笑骂了一句,当然也明白石头这完全就是玩笑话!

  石头一副贱笑的模样,将钱往杨欣身上一丢,大笑着说:“老婆赶紧收起来,他的钱不要白不要。再多给你都别客气,只要不是脏钱,多少咱们都要。”

  “真收啊?”

  杨欣还有些拘谨的问道,虽然知道他们感情好,但这钱确实是有些多了。毕竟她不知道张俊现在的情况,但却清楚两人家里的情况都不怎么样,这次结婚是能省就得省的,猛地冒出这么多钱来还真有些不适应。

  “那是……”

  石头亲热的拍了拍张俊的肩膀,大声的笑道:“兄弟嘛,有啥好怕的!心意,这都是心意。”

  张俊瞪了他一眼,不过看见石头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是高兴。

  “嗯。”

  杨欣这才放心的把钱收起来,脑子里开始盘算该用这些钱买些什么东西,也开始在计划该怎么还这些钱了。

  石头笑眯眯的看了看张俊,眼里有一点感激的光芒,却是回过头去,一脸认真的朝杨欣嘱咐道:“对了老婆,你可得记得等咱结婚那天,给他喝的酒不用掺水,免得人家说咱们小气。”

  张俊差点想撞墙,这两口子也够极品了,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居然想拿酒掺水来招待人,不至于穷到这地步吧?不过换个角度想想,石头一直省吃俭用,谈了恋爱还每月借自己钱,根本就没有半点积蓄!而杨欣打工的钱几乎都用来还债,还时不时的给石头买点东西,他们真的一点都不富裕。想想那艰辛岁月里真实的感情,张俊眼眶都有点湿了!

  “嘿嘿,没办法,生活拮据嘛!”

  石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却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嘿嘿一乐说:“不过你这钱来的倒及时,原本是想把老房子刷一下就可以了,现在算是可以盖个新房,到时候过上二人世界,我们俩就可以安安心心生孩子了。”

  “说什么呢!”

  杨欣满脸羞红的掐了他一下,但一想起甜蜜的二人世界,脸上却也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

  “没什么、没什么。”

  石头幸福的笑了笑,乐呵呵的朝张俊说:“等她怀上了以后我再出来打工吧!给你个面子让你当一下干爹,到时候我家儿子过年的红包也就多了,你这钱呀,也算做公德了。”

  “什么儿子,我要女儿!”

  杨欣娇嗔的喊了一句,话一说完脸又一红,羞恨的白了石头一眼,马上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行!”

  石头热了热身,色眯眯的说:“那咱就受点累吧,苦了我这老腰。生两个总行了吧,女的给你疼,男的我自己玩!到时候你可得对俺温柔点哦。”

  看他们这样的恩爱,张俊不由得想起了杨柳向自己诉说时,眼里的凄凉和无奈,心里不由自主的一沉,眼见已经到了地方,赶紧收起了心里的一丝惆怅,转过头来说:“好了石头,都快结婚的人了就正经点。我就不送你们了,多给欣姐买些漂亮的衣服,不然的话我就揍你了。”

  “知道了!”

  石头也不计较,笑眯眯的扛起大包小包的东西,拉着杨欣的手就走了。

  虽然朴实无华甚至看起来很是平淡,但却能真实感觉到他们的甜蜜,尤其是石头握着她的手的时格外小心,将她的断指包在手心里,只是轻轻的一个动作就包含了无数的爱意,张俊真是有些羡慕他们。

  自己和兰姨的关系不能公开,虽说恩爱但却是偷偷摸摸的,杨柳则是有些抵触,甚至害怕谈恋爱。即使从刚才的态度来看,她是在乎自己的,但按照她的身体情况,大概也会避之不及,不敢谈论这些,不可能有太大的进展。再者现在已经染指两个女人了,想好好的和柳清月厮守也不太可能,头疼啊!

  这猛地落单,张俊还真是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好,索性关了车门,一个人在大街上逛了起来,准备买点好东西讨一下妮妮的欢心,要这可恶的丫头别总在家待着,碍着自己和她娘的好事,否则没准还能给她生个弟弟或妹妹呢!张俊色色的想着,当然前提是别被兰姨杀了!

  张俊是真没送过女孩子什么东西,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随便买了几个洋娃娃以后,突然看见一只粉蓝色的发夹很精致,也很漂亮,其粉蓝的色调尽显纯真,很是好看。张俊脑子里不禁想着这个发夹要是让叶子戴上的话,应该别具一番风情,挺适合她纯真浪漫的气质,便马上叫店家拿这发夹出来。

  “兄弟好眼光!”

  店家马上就拿了出来,笑呵呵的赞扬说:“这可是最新款的发夹,虽说不是真金白银,不过也很漂亮!”

  “多少钱?”

  张俊想着叶子戴上发夹时的模样心里一甜,刚从兜里想掏钱的时候,却有一只手越过自己拍了一百块钱在柜台上。

  回头一看,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一眼看去就让人明白绝不是便宜货。样子有些消瘦但却不让人觉得单薄,充满气质的大背头,每一根发丝都梳理得特别整齐,他微笑的看着张俊,给人的感觉很儒雅、绅士。

  “不用找了!”

  男子微笑着和店家说了一句后,转头打量了一下张俊,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语气温和的说:“你就是张俊,有时间聊一下吗?”

  张俊现在也不像以前那样毛躁了,疑惑的看着他,轻描淡写的问:“你是哪位?”

  男子整理了一下领带,笑眯眯的说:“三和的老板,肖家明。”

  “有事吗?”

  张俊心里有些发虚了,不会刚从他那拐跑柳清月,马上就上门来算账了吧!难怪听着三耗子的名号感觉挺耳熟的,原来是这肖家明的外号啊。

  这家伙虽然现在看起来温文尔雅,不过以前可是一点都不逊色于王东来的亡命徒!在这一带的名声也很响亮,别的不说,光冲他能拿两把刀把三十多人砍得满地跑的传说,就知道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善类了。

  “难道需要有事才行吗?”

  肖家明笑眯眯的说道:“其实没事的时候闲聊一下也是可以的!”

  “我们似乎不熟吧?”

  张俊咬了咬牙,毫不畏惧的冷哼了一下。

  “确实!”

  肖家明呵呵一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呵呵的说:“不过也不需要多少的熟悉吧,或许你的兴趣不大,但这么空闲的时候,聊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走吧!”

  张俊低吟了一下,示意他一起走。心里倒想看看这条和王东来齐名的地头蛇找自己有什么事。看他这样应该不是来报复的,要不然按人家的势力就现在这街上就一半的人围上来了,何必搞得那么麻烦。不过料他也没这胆,就冲陈敬国这块金字招牌,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一家老式茶馆的二楼,肖家明微笑着和熟悉的店家打了招呼以后就捧上一壶茶,坐到靠窗的位置。明显肖家明早关照过了,二楼这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可虽然气氛诡异,张俊也只能硬着头皮坐到他的对面。总感觉他虽然一直是笑眯眯的,但给人却是特别的有压迫感,没半点王东来那样毛躁又流氓的感觉。

  肖家明动作优雅的给张俊倒了一杯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略显拘谨的男孩子,语气温和的说:“试一下吧,他这的茶是谁家都比不上的。”

  “我不懂这个。”

  张俊摇了摇头后开门见山的问:“你找我什么事?”

  肖家明一副高深的样子轻抿了一口,这才看着张俊语气有些不善的说:“我只是想看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而已。知道吗?你的出现可是打破了镇里一直保持的平衡,王东来现在算是攀上高枝了。”

  “哦……”

  张俊猛地冷静下来,脸上也露出了自然的微笑,一点都不怯畏的看着他说:“你找我不应该只是这样的小事吧,王东来确实是先找上我的,但你总不会说一些什么好自为之之类的废话。”

  肖家明赞许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他家是镇长带头,我家二哥是书记,加上下面的裙带关系和我们各自在镇里的势力其实都已经很平衡了。说不好听点,即使是玩阴的他也和我势均力敌,所以谁都不会去打破这样的僵局。但按目前来看,王东来明显有点如日中天的感觉,或许在你看来他只是被陈书记点去盖房子而已,但这在敏感的官场来说却是一颗不小的炸弹,现在我们这边的人开始有些动摇了。”

  “那我也没办法……”

  张俊耸了耸肩,一副有话你就直说的样子,心里却也开始思考起他话里的意思。比较意外的是肖家明把话说得那么直接,毕竟照这说法来看,他已经处于下风,但他却说得那么轻描淡写,诚实的有点过头了。

  “确实。”

  肖家明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或许我当时要了三和是一个错误,就争这一时之气断送了一个大好的机会,要不然按我打理正经生意的规模,这好事可能轮不到他的头上,陈书记也不可能找上他。”

  “呵呵,你也不用说得那么神吧!我就山里的小孩哪来那么大的影响力?”

  张俊有些不置可否的说道,不过心里却也犯起了嘀咕,自己和王东来认识才没几天,真有那么大的影响吗?

  肖家明默默的看了张俊一眼,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那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那次陈书记过来的时候不说在镇里,就是在市里都造成了一定的波动。或许你以为他四处走走是很普通的事,但是下面的人都是人精,谁都会审时度势,看他和你那么亲近,你又和王东来混到一块,谁不会有点想法啊!”

  “是吗!”

  张俊真的无言了,这些人真是太敏感了,有必要谨慎到这地步吗?

  同时,心里也算清楚王东来带自己去三和的原因了,妈的果然被当枪使,这老狐狸是借着自己的脸给其他人示了一次威!

  肖家明苦笑的说:“那只是你自己不懂得利用而已,光凭陈书记这个影响力,大家做事的态度和风向就不一样了,搞不好有的人已经开始暗动脑筋想和我们保持距离!这也是我们最头疼的事。”

  张俊沉默不语,等他接下来的话。既然能找到自己的话,说明他已经有主意了。不过这肖家明的话也说得够明白,虽然多少有点离间的意思,但想想自己被王东来摆了这么一道,心里也是有点不爽。

  肖家明见张俊一副装傻的样子,心里很无奈。借着打听,他得知这个山里走出来的孩子虽然没什么文化水准,但却十分机灵,让那表面上大大咧咧的,脑子却比谁都精的老狐狸王东来都没办法好好利用,说真的自己也是没什么信心,或许也最好别有这想法。

  张俊脑子只是稍微的转一下,大概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就算肖家明是赔点本帮自己干一些事,那给外面人的印象就是他也拉上了这条线,镇里的关系又能回复以前的那种平衡,而他们自己内部的动荡也会马上安定下来,这倒不失为一个妥善的好主意。

  肖家明看似淡然的等着张俊的回复,心里却是非常忐忑。毕竟这可是影响到自己一家人未来的日子,要是真让王东来那家伙崛起的话,那根据以往两家人之间的摩擦,以后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肖家明慢慢喝了口茶,脑子略一思索,抬起头来真诚的说:“其实王东来能办的事我也能,至于你那个清水湖的开发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这方面的影响已经大到让你无法想象。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别人去做的话你尽管来找我,就当是我的一个请求怎么样?”

  张俊却是另有一番想法,总是这样靠着别人也不是个办法。王东来有一句话说得最对,自己必须在陈敬国他们的影响力还在的时候早日争取自立,不然没准真有翻船的一天。眼下肖家明送上门来不就是个好机会吗?夹在他们中间保持平衡,只要一找到机会,到时候自己就甩开他们,自成一派也很不错。

  张俊打定了主意,马上笑呵呵的看着他,语气亲热的说:“肖哥,你看我现在开了王哥的车出来,不知道该怎么还给他。这事是不是拜托你了?”

  肖家明顿时眼里一亮,但脑子一转过来却是暗暗的想,这男孩也是个小狐狸啊!让自己开王东来的车去还给他,除了张俊不想面对王东来的责问,也是在警告王东来,连我肖家明都沦落到给人当司机跑腿的地步,让王东来产生危机感,从而更加殷勤的办事。

  而另一方面来看,王东来虽然现在如日中天了,但自己突然的出现却会给他无形的压力,尤其是两家人以前的关系那么的敏感!到时候王东来为了争取权力势必会在利益上有更多的让步,而自己为了和他抗衡,付出的也必定不少。到头来这小狐狸是利用了自己和王东来越发激烈的对抗,得到更多的利益!

  想到这些,肖家明心里不禁暗暗起火,这小狐狸就用一把车钥匙把老子和王东来一起耍了,而且还耍得很是彻底!尽管觉得亏大了有些不愿意,但肖家明也只能无奈的接过钥匙后笑着说:“没问题……”

  “那谢谢了。”

  张俊眼里闪着精光,嘴角挂着冷笑。心想,让你们这两条蛇去斗一斗吧,老子不和谁亲近,也不和你们疏远,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搞定去,只要能利用你们的关系就算是公德圆满了。

  王东来虽然还算客气,但陈敬国转身一走却不客气的把自己当枪使,而肖家明也不含糊,刚从三和出来还没几个小时就找上门了。你们真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呀,把我往这一摆当花瓶了?既然你们有心斗一斗,我成全你们,到时似候看吃亏的是谁,别他妈把老子当傻子!

  张俊恨恨的想着,也开始盘算起该怎么变被动为主动,把这两只老狐狸好好的整治一下。

  “嗯……”

  肖家明尽管知道自己吃了个暗亏,但也只能点了点头后笑道:“别那么客气了,正好今天我的时间多,你还有什么事可以一起说,我顺便办了。”

  张俊知道他是想借帮自己办事的说法掩饰这个尴尬,心里偷笑了一下后,真诚的说:“没事了,这样麻烦你真不好意思,那我就先谢谢肖哥了。”

  “好!”

  肖家明恨得直咬牙,这小狐狸哪是什么山村孩子,简直就是一个精明的妖怪!原本还想稍微缓解一下尴尬,这样一来不就变成自己是专门来帮他跑腿的?然而心里再火也只能压住,叹息了一声,肖家明慢慢的拿出一个袋子递了过来。

  “什么东西?”

  张俊疑惑的问道,拿起来的感觉轻飘飘的。

  肖家明站起身来,面带调促的说:“柳清月留在我那的东西。”

  “谢了……”

  张俊也不多说什么,顺手拿起自己买的东西后,和他打了个招呼就下楼了。

  坐了个三轮车离开,张俊不禁开始偷笑。肖家明吃了这个暗亏以后应该会学聪明一些;王东来也不一定会想到自己刚受了张俊那么大一个人情,张俊却又和他的对头搞到一块。反正现在这两伙人斗一斗确实不错,张俊夹在中间偶尔给他们点甜头,最后还是张俊得到好处,爽啊。

  一路上张俊都在思考着如何在这两条地头蛇之间周旋,能做到左右逢源最好,不能的话起码也不能得罪他们,毕竟自己现在只是借着陈敬国的光而已,要是哪一天他下台了那自己就完蛋了。目前来看王东来和肖家明的平衡已经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打破了,看来比较要注意的是这一层关系的处理,稍微谨慎点应该不会出多大的问题!

  小码头上,海叔一边帮张俊搬着东西,一边笑呵呵的问:“俊娃子,最近出去都买这么多东西呢!”

  “是啊,麻烦您了!”

  张俊有些心烦,直到坐到船头,看着碧绿的湖水这才感觉心里平静许多。他不禁想起总是站在对岸,一脸开心迎接自己的叶子,下船那一刹那被她拉过小手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那种心灵上的温馨是任何的美好都无法比拟的,也不知道丫头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还有陈玉莲的病情恢复了多少……

  张俊忍不住掏出手机,按照王东来给的号码打了过去。

  “喂……”

  电话过一会儿才被接起,叶子甜美的声音有些怯怯的响了起来,似乎小丫头不知道电话是谁打的。

  “叶子,想不想我啊?”

  张俊笑呵呵的问道。听着这甜美细腻的声音,刚才的忧郁也一扫而光了。

  “哥!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给我啊?我还以为你不想我呢!”

  叶子的声音立刻变得欢快起来,像只出笼的百灵鸟一样,灵气动人。

  “我这不就打了吗?怎么样?在那边习惯吗?妈的身体有好转了吗?”

  张俊温柔的笑了笑,关心的问道。听着叶子开心的声音,心里的烦乱也算是得到了一丝的安慰。

  叶子娇声的说:“嗯,我现在在医院陪着她呢。妈刚做完一次护理,现在睡得正香!就先不叫她来接电话了。”

  “嗯,在那边有没有去哪玩啊?”

  张俊笑呵呵的问道。其实说真的,心里有点愧疚,连陈玉莲被接到哪治疗都不知道,真是失败啊!身为人子,自己现在应该伺候在旁才是!

  “有啊,苏阿姨对我可好了,又带我去玩又给我买新衣服,相处这几天感觉她不是那种没法靠近的人,而且她总是很温柔、很开心的听我讲一些好玩的事呢!”

  叶子的语气很是兴奋,这单纯的小姑娘已经被苏佳蕴刻意的疼爱着,几乎已经是无话不谈了。

  “那就好了!”

  张俊也是知道她的用意,似乎是不好意思直接面对自己,想靠着叶子她们来消除自己的隔阂和怨恨。

  “对了哥,你这几天都在干什么?”

  叶子好奇的问道,声音甜甜的。

  张俊也没多说什么,就是避重就轻的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但只是这些无聊到自己都头疼的话却是让叶子一会儿笑一会儿担心的,一直都在认真的倾听着。

  小丫头言语间总是露出几丝娇羞的想念,真是让张俊心疼得都要碎了。

  “哥,我想留在妈这多照顾她几天。学校那边你帮我去请假好吗?”

  叶子小声的问道,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害怕自己不上学会挨一顿臭骂。

  “嗯,那你在那边要乖乖听话,不许乱跑。我还有事,就这样了!”

  张俊现在有三个女人可以烦恼,虽说很想念可爱的妹妹,可也正乐得她别回来,让自己有时间处理其他事,马上就笑着答应道。

  “哦,拜拜。”

  叶子的声音里尽是不舍的说道。

  “嗯,挂了吧!”

  张俊忍不住笑了一下,小丫头才出去几天连拜拜都说得那么自然了,看来小丫头在那边过得还不错,起码苏佳蕴确实很宠爱她,不然依叶子那腼腆的性格,说话的语气也不会那么轻快。

  这时候船也到岸了,张俊马上扛着大包小包朝兰姨家走去。只是过了一天的时间,张俊就特别想念这位把自己的处男变成历史的艳丽美妇。反正现在就自己一个人,正好可以无拘无束享受一下这欢乐的时光,除了兰姨以外,也可以找柳清月好好的交流交流,顺便培养一下感情。

  熟悉的大门,熟悉的院落,熟悉的草药味。张俊兴奋的冲进院门,直接把紧闭的房门一把推开,高兴的喊着:“兰姨,我来啦。”

  话音没落,却是看到了让意外的一幕。小宣正穿上粉红色的卡通内裤,上身只有一件小小的胸罩,小女孩细嫩的皮肤和小巧但起落有致的曲线一览无遗。尤其是她的一双细腿,修长又圆润,迷人至极。胸部虽然没有大的很夸张,但很挺很圆,完全不似衣裳遮挡下那般幼小。而细嫩的小蛮腰下却是一个足以和成熟女人媲美的高翘丰臀,内裤边露出的那些嫩肉就已经很养眼了。

  张俊顿时看傻了眼,没想到平时粗糙的衣服下,竟然隐藏着这副够让男人兴奋的身材。有趣的是那又白又大的香臀一点都看不出主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更绝的是那胸前的白兔几乎可以和兰姨媲美了,在她这柔弱的身体上,看起来更是充满了震撼,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小宣也是吓得愣住了,惊讶的看着猛地闯进来的张俊,吓得连去遮掩自己身上的春光都忘了。好一会儿后见张俊火热的眼睛扫视在自己身上,这才回过神来,吓得尖叫了一声:“你快出去啊!”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排行榜
四种主题风格
广告位 Ad1
关于我们
197成人小说网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9-2023 Comsenz Inc.Powered by© www.197book.com